冬去春又来

这是一个周末。这貌似是我在这个四月,第一次写博客。
每个月都是从一号开始,四月也是。不过,我要从3月31号说起。
3月31号我还在感冒。在床头放上一本小说,这样我就懒得起来了。我的四月,就这么开始了。四月一日是愚人节。在那天我收到了两条消息。第一次收到这种愚人消息,挺高兴。不管怎么说,是朋友的关怀。四月三日是聚会。每个月都有,不过,三月的聚会成了比赛。强打起精神去聚会。去了马恒说我很没精神,感冒很严重。其实,那天真的好多了,不发烧了。聚会挺好的,和一帮魔友们一起玩,玩到手发酸,都挺高兴。回来直接累死,倒头就睡。
五号是清明。很多人清明出去玩,可清明这两个字,对有的人,又是多么沉重。这天我没有去打扰别人,也没有出去玩。心情不好,却不知道为啥。还是把自己埋起来,I/O端口全关掉的好。
张姐看到了这条状态,跟我说了好几句,又把聚会的照片传给了我,说:“照片出来了。看看你自己吧。”
收到照片,我看到自己有精无力地靠在第二排,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唉,张姐说得也许对,感伤离别嘛。十号要比赛。九号下午替人做实验。九号那天,感冒其实还那样,去了实验室,数字示波器,电源……唉。我哪认得那些啊,忘完了。但还是弄出了实验数据,完成了任务。出门之后,和马恒一起去了西工大外面的东大庄园,一个离山很近的好玩的地方。和拉面Chris还有西工大魔协几个人玩了几局桌游,卡卡城,特别好玩。然后聚餐。那一下午真开心。晚上在终点站等916,最后一辆车开门后2秒内,我们一行人rush上了车,我的感觉,5秒内车上就没座了。唉,紧张刺激啊。
十号的世界魔方协会西安夏季公开赛,新区三人组同时到达集合地点。没有一秒钟的等待。默契。
上车,916,西工大。下车,准时出现在搬桌子队伍后50米处。东馆301。
上去是六阶,不给力的飞棱了。六阶太难装。于是,西北六阶第二的位置,就让给别人了。
二阶坐在二阶亚洲纪录保持着身边,成功爆发,进了决赛,不过,决赛时候一蹶不振。二阶最终刷到了西电历史第四。
三阶算是正常吧,稳而不快,轻松刷自己的成绩。四阶五阶也刷掉了自己的成绩。可是,我这个原五阶西电纪录保持着,被直接刷到西电五阶最后一名,队友们太给力了。
果果叶子他们下午三点开始的KTV,我那时候也基本没事了,想去,可惜果果电话欠费停机,叶子唱歌没听到电话……等他们发现我打电话时候,已经五点了。急匆匆赶往西荷,奖品被两个家伙一抢而空。唉,多余的魔方,在喜欢它的人手里,就好。可爱的人儿们,拿着魔方,高兴就好。晚上和定义PK米饭,输了,忘了定义是吃米饭长大的了。下次找人PK,要用饺子。
昨天去雷老师那毕设碰头会。有了老师的指点,我的毕设有了一点突破的感觉,就等着待会挂上机器,让CPU跑起来吧。

//以下内容为瞎扯淡。
//圈子不一样,频率不一样,话题自然也不一样。我有时候在这个圈子谈那个圈子的话题,自然无人响应。
//这几天天气热了。我穿了好几天的T恤了。我有好多T恤。每件都是纪念版。每件,都代表着一段经历。
//快乐的人是快乐的,不快乐的人各有各的苦痛。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照相不笑。我再也不想提起自己的过往,
//那些挣扎在梦魇中的寂寞和荒芜,交给时间,慢慢淡漠。
//希望我的朋友们,心情都要好起来。送你们一人一块快乐面包,永远快乐。
//瞎扯淡结束。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