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走天下·宁夏银川

2011年7月6日9:30,富平火车站。8355次列车。行者西夏行,从这里开始。
早上九点,富平车站小小的候车室开门迎客。去西安是七块钱,三小时硬座。如果坐大巴是二十一块钱,一小时软座。带的东西太多,我们选择了火车。一路上窗外的雨忽大忽小,到了西安,大雨扑面而来。十二点半下了车,出了西安火车站,站在楼下避雨,等下午六点半的火车。
在此之前联系好了同事们,大家基本都坐这趟车。漫长的等待。雨大了,小了,大了,小了……然后,在我们要进站的时候停了。带的东西比较多,妈妈和我一起走。公司的同事们将会在从西安到中卫的各个火车站纷纷上车,奔赴同一个城市。
上车。挤过火车的人都知道上车是多么艰难一件事情,尤其是带着比自己还重的行李的时候。还好,谭王和我一起上车。千难万苦之后,终于上了车,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我对面有一个MM,是开车后五秒钟才奔上车的,好险(PS:在火车上没事情干,和旁边的MM聊天可是一大乐趣,还有,她长的有点像一个曾经认识的魔友),左边那位MM就很淡定了(PS:这个MM也很可爱)。

开车了。长安东去,列车西去。为什么走遍天涯路?我不知道,因为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这就是我选择要去的地方,这也是一个很多人都不了解我为什么要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在很多人的眼里,是沙漠和戈壁的领地,是荒凉和苍莽的世界,是落后,甚至,是贫瘠。可我看到的那个地方,却是恬静,是优雅,是安详,是随性,是率真,是大自然最狂野和最柔美的完美结合。那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
列车缓缓地出站,道旁的月台,商店,村庄和田野,被列车一点一点地甩在身后。它们在这里多少年,迎来了多少南来北往的旅客,又送别了多少东奔西走的游子。今天,轮到我了。
列车的速度明显比不上地球自转的速度,天空还是慢慢地黯淡下来。空调车上,浑身的汗水也慢慢地冷下去,然后消失。咸阳。兴平。武功。杨凌。蔡家坡。两分钟一停站。听妈妈讲她年轻时候,到咸阳怎么怎么样,到杨凌农科所搞实验,到蔡家坡实习,到兵马俑旅游两三块的票厂里还报销……看着妈妈脸上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人人有干劲处处大生产的时代。
21:12,宝鸡火车站。宝鸡是个大站,三岔路口。停22分钟,海浪和陈龙在这里上车。等列车再次开行的时候,已经换了方向。天,也彻底黑了,出了站,只能看到近处的灯光和远处城市的光芒。妈妈慢慢地睡着了,我拿出魔方开始玩起来,两位MM在聊天,聊的不亦乐乎。旁边有一位母亲,抱着年幼的孩子,没有买到座位,在过道里靠着。他们从南方来,在西安转车,要回银川。已经连着赶了两天的火车了,都是站票。我们朝里面挤了挤,让他们勉强能坐下。
一个小车站,列车缓缓停下,我透过漆黑的夜去看站牌上的字——马嵬坡。这让我的心又回到了几百里外,上前年前的那个叫做长安的地方,那个大唐王超,君临天下的帝国,那个重色思倾国的李隆基,那个华清池畔的杨玉环,那一个举杯对月的夜晚,那一个为爱断魂的红颜……
烟花易冷。被这么一首歌,带回现实,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一看,原来身边坐着的MM睡着了,头一点一点地朝我肩膀上靠。这么几分钟后实在受不了坐着不动,也享受不到什么,就调整了一下坐姿,那MM就一下子醒来了,失神的眼镜望着我,嘟囔着:“你咋还不睡……”
于是,我们开始聊了起来,对面的MM也被吵醒。他们俩是宁夏人,在陕西上学,都是大一。我们聊宁夏,聊陕西,聊历史,聊人生,聊的不亦乐乎。唯一不爽的是,只要十几秒不说话,他们就能保证立刻睡着。而我,就继续被当作靠垫。两点时候,对面的女生下车了。开始继续和身边这个女生扯淡,扯我为啥晚上还这么精神,扯各自的学校,扯各自的经历,一直扯到3:39,进了宁夏,到了固原,把最后这个女生也送走了。丫的,不是扯我晚上为啥还这么精神么……你俩一走我立马就不精神了。拿起五阶玩眼前都是花的,看着车厢一头晃来晃去的,晕晕乎乎的,冷的,还不想睡着。喝水,来回转,看到一个人在用层先玩三阶,毫不犹豫地用五阶去虐掉了他(有点欺负人啊),车厢里东倒西歪全是人,来回走动好不方便。看着漆黑的夜,又想起了父亲讲过的,以前他在平凉当兵时候的风闻轶事……
五点半,天蒙蒙亮起来,也是最冷的时候,车上推出了热腾腾的汤面。醒来的人一拥而上就去吃。我没去。我在看车窗外的风景。一个个村庄过去,是那种回民的平顶房子。村落成分布式,没有家乡常见的堡子,村巷子的布局。一个村子,不管大小,都有一个清真寺。清晨,劳作的农民们扎起头巾,开始干自己的活计,窗外,是一种寂静的美。
七点多,车到了中卫。一个同事挤上了车。感觉这里的火车站,就是戈壁滩上一个站台,很远都看得到。有一种西域狂沙的感觉。
中卫,中宁,青铜峡,银川。这四站基本是在戈壁和田野间穿梭。偶尔有几条河过去。待到了银川火车站,下了车,接到了海浪的电话,从火车站走出来,一张印着公司名字的板子举在头前,一辆大巴车停在场上。银川市,耀眼的阳光,我来了!
打赏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