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走天下·兰青线

晚上十点四十分,K915次列车开动了。
坐在六号车厢中段的一个小伙子,从包里拿出两瓶卡布奇诺,放在硬座车厢的小桌子上。这个小伙子今天中午刚刚从宁夏北部的城市石嘴山赶来。这趟列车,将带着他穿过宁夏,穿过甘肃,到青海一个叫做西宁的城市去。
他打开手机发着短信,同时瞟了两眼坐在身边的三个人。坐在他左边的女人戴着一只戒指,也在闷头发着短信。对面的两个女孩则嘻嘻哈哈地和前面几个座位的男男女女打着招呼。列车上的广播响起来了。穿着蓝色制服的乘务员推着饮料和啤酒叫卖。他从蓝色的手提包里取出一只魔方,灵巧的右手随意地拨动着,五颜六色的方块在他手里一遍遍地被打乱,又被复原。坐在对面的女孩抬头看了看,然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小镜子鼓捣着。
列车停了下来,走廊的尽头传来列车员的喊声:“青铜峡到了!青铜峡到了!”
人群骚动起来,有人提着行李下了车,更多的人上来。他放下手里的魔方,拉开了卡布奇诺的拉环,美美地呷了一口。
“才十一点四十。”他自言自语道,“唉,还有十来个小时呢……”
“你去哪啊?那么远。”正如他所料到的,对面的女孩搭起了话。漫长的旅途中和人聊天是缓解劳累的好方法。
“我去西宁啊,你们呢?”他的脸上挤出一点随和的笑容,问道。
“哦,我们去兰州。哈哈。”女孩收起了小镜子,抬起头来。
“哎呦,那你们七点就到了啊,比我早多啦,哈哈。”小伙子笑了笑。
周围的几个人也聊起了天,车厢里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夜慢慢的深了,车厢里聊天的人们也东倒西歪地睡着了。小伙子喝完了那一瓶卡布奇诺,拿起手机聊起了QQ。
他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身边的人都睡着了,没得话说,只好上网找人摆龙门阵。QQ群里有很多人,他和群里的人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聊他到了哪个站,聊他对面的女孩长的多么标致,聊家乡的天气,聊大家的生活。慢慢地,他也靠在椅背上睡着了。说他不累,是假的。他早上七点上早班才跟领导请到了假,晚上就到了火车上。火车开了一夜,他也睡了一夜。
五点多的时候,穿着单薄的旅客们纷纷被冻了醒来。他抬起头,看到窗外,天蒙蒙亮,远处的山和天依稀可辨。他站起身来,去车厢头洗了把脸。
列车到了皋兰县。车上的人又唠起嗑来。对面的女孩是和同事们一起出去旅游的,到兰州下车然后搭公司的车去旅游。车窗外的景色也变得很有意思,高山低谷,错落有致。他望着窗外,贪婪地欣赏着窗外的美景。
兰州市到了。班得瑞的《清晨》响了起来,清新,明快,却不聒噪。很多旅客都下了车,车上一下次空了起来。剩下的人们把空荡荡的硬座当成了卧铺,躺在上面。小伙子拿出第二瓶卡布奇诺,一口气喝了下去。
上来了几个人,小伙子的对面坐上来一个回青海海南的汉子,他们又聊了起来。小伙子是第一次去青海,青海汉子就给小伙子讲青海好玩的地方,西宁的塔尔寺,海南的三江源,最有名的青海湖,德令哈,格尔木,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和格桑花……列车开过了海石湾,广播里响起了乌兰卓雅的《高原蓝》。
青海汉子的眼中显出一点光亮:“看!到青海了!”
小伙子看着窗外连绵的群山,冒出一句:“这歌听起来就跟在高原上似的!要不是知道是青海,我肯定以为是到西藏了!”
青海汉子笑着用他那带着藏音的汉语说道:“说的没错!我们海南那边就是藏族自治州,这就是我们青藏高原的感觉!”
火车停了下来,旅客们拖着疲惫的身躯下了车。背着蓝色手提包的小伙子和青海汉子道了别,消失在了人群中。
打赏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