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走天下·青海西宁

车停了。我强打起精神从K915上下来。一夜没吃东西,强打起精神随着人潮走出西宁西站。西宁!我来了!
和青海汉子道别之后,用手机打通了赛事主办方跟班宋岩同学的电话,问清楚了怎么去比赛地点。然后整了整行包,奔向三百米外的公交站。一辆3路专线正准备出发,我钻了进去,找到一个座位坐下来,开始用手机剩余的最后一点微弱的电量向陕西群和好友群发回在西宁的第一声问候。
汽车缓缓地离开了火车站。西宁西站的周边还略显荒凉,附近只有一座“丁香集团”的建筑。慢慢地靠近了市区,青海师范大学,青海省图书馆,一座座不甚高大但却气质非凡的建筑从身边一闪而过,坐到夏都大道国际村,城南体育场站下车。下了车到处找风向桌游俱乐部(比赛地),在地下室,好不容易才找到。
“你好,我是来参加明天的WCA西宁赛的。我刚从西安来。”
(我记得这是我的原话。虽然人已经不在西安,但还是习惯性的说出了西安二字。)
“哦……你好,你直接找这来了!我去叫李瑜(主办方大哥)……”
几分钟后,我第一次见到了李瑜,一个一看起来就很有精神的青海人。
李瑜很热情地招呼我坐下,然后开始向我介绍第二天比赛的情况和规则什么的。我拿出魔方用计时器练习了几次,还都在20秒内。
“你从哪来?”
“从宁夏来。”
“一个人来?”
“一个人来。”
“怎么想起来要来的?”“西宁赛是中国最西的一次世界魔方协会的比赛,而我是一名西北的魔友。”(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哎呀,一看到这手速,我就知道我又成了打酱油的了。”(事实证明,打酱油的不仅有他,还有我。)
“瑜哥,你这哪有插座不,我刚下火车,手机没电了……”(是真没电了。)
在给手机充电的时候,我很不好意思地打听在哪里有住的地方。瑜哥要联系小圆姐住的那个旅馆,那个便宜。结果貌似没房子了。
瑜哥抓了抓头,说:“实在不行就住我这地下室吧。别嫌弃。”

我很愉快地答应了,谢过了瑜哥。说真的,对我这种放浪形骸的家伙,浪迹天涯住哪都无所谓。这次比赛来,由于比赛当天是七夕,订不到房子,我准备了去KFC,去麦当劳,去网吧等N种方案。没想到遇到了组织,组织直接给解决了问题。真是太好啦!可爱的青海魔友!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吃饭了。夏都大道上的菜馆很多,可我偏偏是个vegan。
街角有一家标着陕西特色的餐馆,我试探性地走了进去,点了份纯素的砂锅和一个白吉饼。吃着砂锅,听着吧台上老板一口熟悉的家乡话,唉,离家一月,说不出的感觉啊。吃完饭结账时候操起一个月没说过的关中方言问老板哪里能买火车票,老板很热情地指给了我。
从陕西餐馆出来,我慢悠悠地走在西宁的大街上。从夏都大道朝西走,然后朝北拐,到了大什字。一路上各种买火车票的地方在邮政大楼的二楼,排着好长的队伍。摸着口袋里的钱够买一张硬卧,可是没有,花99买来一张K916的返程票。在邮政大楼的对面有快餐店,好贵,吃不起。找了个地方上网,告诉大家西宁的情况什么的(其实是自己想消磨时间)。回到了比赛地点,拔下充满电的手机——还好,没漏掉重要短信什么的。下午,继续在陕西餐馆吃饭,和老板唠嗑许久,停滞了一个月的乡音从口里源源不断地发出,独在异乡为异客?哈哈,谝的很爽。当晚,见到了很多西宁本地魔友和几个兰州魔友,还有几个外地高手。借小圆姐和两个高手的光蹭了瑜哥一顿烧烤(我吃素的),黄河青稞啤酒的劲道很不错!
回到桌游吧,和宋岩一起帮瑜哥整好了比赛台子,六个大显,计时器,现场灯光,放好了奖品,然后一看表两点半,一头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参赛的魔友们纷纷来到现场,冬哥和鹏举哥也从西安赶来和我抢前三(事实证明他们成功地把我挤到了第四,第五……)早上比赛过程中青海电视台和西宁电视台采访了陈志杨和陈昊天两位高手和小圆代表。中午请鹏举哥一顿饭,三张发票一张都没中奖。我的比赛没有任何亮点可言,三速勉强进了复赛,二速初赛第三进了决赛,有了三单成绩,四阶刷新,五阶可怜地拿到第四,和冬哥差3秒。二阶决赛第三被鹏举哥拿走。唉,两位Mr Li,你们连西安自家的都不放过啊。
K916是下午七点的车,我最早去赶车。第一次被这么多魔友送别!那一刻真的想拿相机给定格下来,唯美的笑容,离别的街头。
一心为魔,辗转三省两地,迎送五湖四海,六道遁去,七夕无眠。西宁,我还会再来的!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