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师

I am tired. I am too tired to fall asleep. So I get up and come to whisper…
我就一浪荡人,随性。这句话我不知道给多少人说过多少遍。上次说出来,是在火车站对面的网吧里吧。那次是8月4号,是去青海,一个人,去比赛,然后,一个人回来。
说这么多,我就想掩盖一个事实——我也不记得这是我第几次当治愈师了,甚至——我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当上治愈师的。而且——为什么大家回来找我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人去给她们治愈,而且,还相信我硬着头皮凭着理性编出来的话?
总之,可怜的治愈师的生意总是很好的。
好吧,让我们开始。
你说,好缺爱。你说,想要个肩膀靠着。你问,什么是CFOP。你说,回来跟我说再见。你说,跟我们扯扯真好。
你问,我是干嘛的。你说,看过了聊天记录。你说,晚上做噩梦怎么办。
我说,晚上做噩梦就跟我发短信聊聊。因为,那天我夜班。人生中第一次值夜班。
你问,我是不是那样和人交朋友的。我忘了是咋样,我说,是。
哎呀,我怎么忘了是怎么开始的了?为什么在每个群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总会被人抓去做治愈师呢?

治愈师什么都不知道。治愈师在别人讨论感情和前途问题的时候,闲扯工作,就像一只机器人,笑点正无穷。治愈师有自己的一份工作,不过他不爱这份工作。所谓上班,就是和领导一起巡视,和领导一起扯淡,和领导一起玩手机,和领导一起迟到早退。
孤独的治愈师用说一句话能死机三次的爪机在值班的时候唠嗑。看着你慢慢欢乐起来,治愈师很欣慰。
慢慢地,治愈师的心里,又回到了那个当初逃离的城市。开始每天早上叫你起床,听你的sweet voice,你也记着治愈师的倒班时刻表。

有时候跟你说点有意思的事情,你说好兴奋,冷你一下。
我就一浪荡人,随性。你说,你也浪荡。那挺好,咱聊得开,接着谝,接着唠嗑。
其实,你不是浪荡,你就是简单,爱笑。爱笑的人还有什么放不下,需要治愈的呢?
那天,一个人去了青海比赛。白天走在西宁的大街上,晚上回到地下室睡觉。我发信说我没得住,让你好担心。
乌兰托娅的高原蓝,降央卓玛的走天涯,从此成了咱们的念想。好默契。
我想着开学后你就忙了,于是找了个周末,去西安看你,找你玩。你请了假陪我玩,陪我聚会,陪我唱歌,我还是唱不起来高原蓝,我说,不耽搁你么,你说愿意。西安。我当初逃离的城市,在几个小时内,就让我再次疯了起来。你问我回来做什么。你问我回来做什么。我不知道。我疯了。我像疯子一样坐在你们学校的餐厅里,说着疯话。然后在回去的火车上趴了一夜。三天没睡了。
回来睡了个死。按你说的,把校内状态停上半个月。而你,却很开心地打着招呼,在屏幕的那一边挂着泪痕傻笑。

治愈师觉得,最后的治愈要来临了。
治愈师很残酷,很理性,很会变化角度地想,不管开学不开学,你的治愈算是有了个结果。作为一名不合格的治愈师,他希望你对曾经受过的伤害的执念,不要太强。
我们成了很特别的朋友。我也知道了,为什么大家都把我当治愈师。
——因为你说话让人心里舒服,暖暖的。

唉,可怜的治愈师,对每个人都说着暖心的话,直到有一天,才发现自己,从青春年少,到遍体鳞伤……
But no one can heal you, Mr Healer?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