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晦甘露

淡仙

晚上不点净晦甘露。于是我把一块锥香放在台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怕什么东西。 我坐得笔直,我把笔记本的屏幕朝下放,看得清一点。
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们知道一个人没有了目标就没有了劲儿。算了,我胡乱写点啥去,明早就起,关心一下学校的聚会。我想一点多睡觉,这样不会太影响时间。昨天我看了20页书,练了一组五阶,刷新了PB到1分31秒31。充实,不累。当然,这也许和我14:00才起床有关系吧。
你说,还是睡吧,早睡早起。我说今晚再不让我胡乱写点啥我明晚还得写。其实我说真的不知道这些废话有啥用。
我说白天没意境,一点感觉都没有,写不出一个字节来。我说夜晚就像我这句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愿意加怕截断了我的思绪还有这唯美的意境。
嘘,好累。冷了,晚上要零度了。也开始乱想了,这些并不是晚上才想的东西。但反正让人没法集中精神。睡觉也是。
香是啥。香就是想。放着香干啥,又是安神定气,让人不要乱想。心中还是乱。好象有一缕缕看不见的东西从锥香上散发出来,绕的人不知在何处。
闲思掸香尘,沉香淡似仙。

铭坛

魔方放在架子上。架子下面是装锥香的盒子。
今天是学校聚会的日子。欢迎2011级的新魔友们。我没法去,我距离那个地方580KM。虽然群主叫了我好几次,来不来,我都是似乎很随意的说一句,去不成啦……其实我心里是想去的。群主给了我一张现场的照片。叶枫给我微博直播。我转发,再转发,再转发。好像自己在现场。和大家一起玩。只是玩。就是玩。不论速度。
天冷了,测个速吧。魔友主页打了个打乱出来。我把魔方从架子上取了下来。从抽屉里翻出SpeedStacks。十七秒几吧。
在发来的成绩里我看到了很多不熟悉的名字。我好像回到了2009年12月26日那天。我的第一次聚会。我面带着怯意地自我介绍,拿出那个甲一,还有紧张的不知道怎么转的手法,和1分半垫底的名次。
然后我慢慢地记着了这些人。然后我慢慢地结实了更多的人。然后……哦,好像全国的魔友们相互都认识?哈哈真不错。
后来我烦了,后来我走了。魔方被我放在了架子上,也不轻易拿出来。我管这个架子叫——铭坛。
今天,从铭坛上轻轻取下魔方,我将它靠近自己,轻轻地闻,那种塑料高速摩擦的味道没有了,只有淡淡的檀香。
铭坛上的魔方转起来很顺。好像用香粉润滑过一样,好神奇的感觉。是它有了灵气?我不知道。

梦魇

那天我又做梦了。
那是在家里,10月7日。我要启程去西安。10月1日那天晚上夜游长安时候积攒的寒气早已散去,好几天都很安稳,但当晚我做梦了。那个梦很长,也不算恐怖,但总觉得很奇怪。有人说了,梦就是奇怪嘛,有什么的。我说,这梦奇怪的不正常。因为,整个梦,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声响。寂静而不荒芜的时空。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开始。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结束。
我模模糊糊地看到眼前是一位车夫。我坐在火车上,哦,好像是上个世纪初期城市里那种有轨电车,但是车上只有我和车夫。车的样子特别像三轮车,我朝下看,轨道似乎也是三条。车夫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我那时候好像什么都没有想。或者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轨道的样子很奇怪,一会儿上天桥一会儿悬半空。车夫也很奇怪,一会儿用手摇一会儿用脚蹬,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气。轨道中间出现了一个石头。车夫两手一抬,车子就从石头上方过去了。但是车子很平稳,我只是看到车身朝上一抬,好像半空中也有轨道似的,一点没有颠簸的感觉。
就这样,我到了我家,那是我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时候的房子,早已经卖出去了,但我知道那是我家。轨道从墙上过来,从窗户那么高的地方经过,停下来。不知道从哪冒出一个大人把我抱下来,我们从窗户里进去。他没有说一个字,我也没有看到过他长什么样子。
进了家门,哦,应该是窗,我看到面前一片银灰色。银灰色的墙,银灰色的地板,银灰色的天花板,银灰色的桌子闪着奇异的光。家里的客厅放着几十张一模一样闪着银光的桌子,桌子上好像显示着SpeedStacks的计时器。但桌子上没有垫子,没有魔方,没有大显,我走近一看桌子兜里有几张纸,没敢去碰,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房子里也没有选手。一个都没有。四面都是银灰色,闪着冷冷的光。我回头看,窗户也没有了,每个方向都是那种冷冷的光。
突然在客厅的对面墙上看到了蓝色的一道光。走近一看,是镶嵌在墙里的展示。里面有各种各样老旧的小汽车玩具。我不记得小时候是不是玩过这么多玩具,我记得没有。有两辆样子一模一样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颜色一黑一白,但是上面写着两个字。我集中精力去看那两个字。两个字——或者说是两个符号,就在那两辆车的车门上。很新,很亮。但是那两个字很模糊,我不知道是什么。只记得在我小时候,三四岁的时候见过,吓得我不轻。于是,我被吓醒了。
下面的文字不是梦,是回忆。
那是一个中午,我爸爸说那时候我小,每天中午都要睡午觉,很自觉地睡到一点半。但那次我一下子睡到了三点。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那时候我家里每个房间都挂着一副字。那是我爸爸的房间。贴着一副什么字我已经忘了。从右边起,先是题目,然后是正文。中间有一段是空白的。但我那天起来一看,空白的地方有两个字。那时候我很小,那个地方很高,我摸不到,我把杯子卷起来,跳到上面,我用橡皮去擦那两个字。擦不下来。我叫妈妈,我问那两个字是什么。妈妈说哪有两个字啊,你拿橡皮擦白纸干啥?我吓坏了,我说那里就是有两个字,我害怕。妈妈就去用手打那“两个字”,哄我不要害怕。也许她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让我离开了那个房间,去外面玩。
我至今都不知道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也写不出来,但时隔近二十年重新在梦里见到,确实不可思议。
可怕的梦魇。

阑珊

繁华过后……
必然是一场荒凉。
净晦甘露,凝神静气。一切简单,自然。
就像帘外的秋雨,就像满地的香尘,当灯火散去,当人群散去,长夜未央,意已阑珊。
打赏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