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昆明池

这是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次。这是我距离历史最远的一次。

城里变得清静。又有几处地方,人潮如织。

我便坐上车,一路往西走,和司机聊着历史与生活。在车上远远地看到一艘大船,船头站着一位巨人。司机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你知那是谁吗。我说不像是张骞。他说可能是张骞吧。我们摇下车窗,问那大船边的警卫。

「师傅,那船上人是谁? 」  「是汉武帝,这里不准停车,去那边。 」

两个人就在车里发笑。我来这里,竟然没有做过功课。

天灰蒙蒙的,似乎还带着新年特有的气息。

汉帝的船大,他站船头。 史书言,为伐昆明国,汉帝引沣筑池,练习水战,是以昆明池命名之。挖到深处,却遇到很多灰烬。汉武帝问东方朔,这是什么。东方朔说,不知道。那灰烬可是三千年前的镐京?我双脚叩问着的土地,到底流传着多么古老的华夏故事?夏商时期,这里已经人生熙攘?

广场上的音响系统不断地播送着新年的广告,汉帝浮雕群周边的游人们在留影,在拍照。

我继续朝里面走。要看到水,还在里面。

这里水波浩渺,云汉无涯。汉唐两代都以之为皇家园林。这里楼船十丈,大汉水兵成为了华夏历史上第一支正规水军。这里花木扶疏,汉武帝曾带着后妃游弋在游船画舫。这里碧波万顷,唐太宗在这里宴百官,这里风情雅致,这里是大唐最繁华的水上皇家游园。看到了温庭筠和宋之问两位唐人的诗。又看到李世民在冬日游览昆明池时候写下的话。李家的先人们也曾在冬日来过这里呀。戴上耳塞,代表着现代的电子音乐便听不到了。站在最靠近水的石台上,面对着水天相接的地方,苍茫的一片,远处几艘船慢慢地走着。不知自己是否身在大唐。

便继续围着湖面走,眼前一半是身着现代衣服的游人,一半是包容万物的湖水。耳边一半是汉唐时代的音容,一半是现代科技的电音。思维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栽跟头,便踉踉跄跄地走到一个没有护栏的岸边。坐下来,定睛看着湖水,看着湖水里的天空和天空里的灰蒙蒙的光芒,似乎想把湖水看透了,似乎想把汉唐看透了,似乎想把心流看透了!我是谁?我在哪?我此生来此地,是天注定?

我非才子,亦知兴衰。我非雅人,亦知情思。

这里供奉着织女和牛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蜂拥而上,想要到鹊桥上走一走。人太多,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一遍遍地疏导人群。可,爱情是可以疏导的事情吗,一对对情侣们排着队在桥上流连忘返。另外一些拖家带口的人们,便一遍遍地在所有能找到的角度上和鹊桥留念。这昆明池,便是他们眼中的银河吧。星汉灿烂,天河宁静。想上那湖里的游船上走一走,便有人拦下: 「Sorry sir, these boats are for couples. 」

我亦飘零久!

这里让人安静,这里让人心平气和。这里没有我山河表里的归属感,这里也没有我看到城墙的近乡情更怯。心安处是家,可能我的祖上也曾在某个冬天来过这里吧。

没觉得远,没觉得近,只觉得这里逍遥得很。


附俗诗一首:

平沙细柳水无踪,

但见银河在长空。

霜天寒野烧劫尽,

唐宋风流汉武功。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