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喧嚣

  我是个魔方玩家。我喜欢魔方。我就是喜欢。无论我是不是已经远离赛场。
我在家里玩。我在学校玩。我在火车上玩。我在聚会上玩。玩各种各样的魔方,遇到各种各样的人,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
——你玩的多快?最快多少?
——二十秒左右吧,快的时候能进十五秒。
——哇,那你可以去参加比赛嘛,去过没?拿过奖没?
——参加过。也拿过几个奖。
——那你去比赛的话,他们是不是给报销路费啊?一次能拿多少奖金啊?
——没。
——那你玩这个干啥啊。
——这是兴趣。没有其它的东西。
  好了。下面的话,也基本不用说了。因为这位路人也许永远都不会明白,什么是纯粹的兴趣。
小时候玩游戏机,不准。看漫画书,不准。玩电脑,不准。一切和做题无关的项目都不被提倡。有什么可以玩的东西出现,第一件事,打压。我们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告诉你,不能玩。只要你玩,就会有人告诉你,这多么多么不好。他们反对的不是你在玩什么,他们反对的是玩。
于是,在这个蒙昧的阶段,我没有自己的兴趣。家里压抑。学校压抑。我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也许,我兴趣那一栏,还曾经被填过某些课程的名字。
还好我在大二时候找到了魔方这个兴趣。这是纯粹的兴趣。从这开始,我的价值观发生了改变。我知道,我是我。我所向往的,就是我想要做的。
我做的很多事情,都被人说没用。就是因为我所做的事情不能带来实际价值。比如,你没事搭网站干啥?又没有钱。去比赛干啥?又没奖金。去宁夏干啥?那破地方……
你好。我现在就在“那破地方”敲打着键盘,写下这篇文章,阐述自己的价值观。
我随性。很随性。我受不得无形的约束。我做一件事,是因为我想做这件事。我不做什么事,就是因为我不想做。解释什么?这就是原因。你是要听我的解释,还是要听我费尽心思编造的符合大众价值观的“托辞”?
按自己的价值观,做自己的事情。我在哪都没有背井离乡的感觉。从陕西到宁夏,不需要时间适应生活,从学校到公司,也不需要时间适应变化。因为这个地方很适合我,我受不了城市的喧嚣,在毕业后第一时间逃离了生活了四年的西安,是逃,是离。到了这里,以前那种烦躁的想死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我知道了,我是渴望自由的人。任何东西,无聊的也好,高雅的也罢,都可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