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无关音乐,无关心情

 我发现,我最累的时候,却是最有灵感的时候。
 上天就是这么安排,让你的满心心思说不出来。然后,让岁月慢慢洗白。
 闲来无事听音乐,闲来无事写心情。
  • 烟花易冷

哀怨的曲风,中国风唱调。
一直听来这歌,有一种无比的莫名的伤感,文山的词总是那么唯美。
我辗转一生,你却一直在苦等。你坐在石板上等待。城门口的石板一年年变得光滑。
你遇到远方归来的人们,便追寻我的下落。没有。没有。他们说。
我在乱世中征战,却不是为了我的国。这时代太乱,我大军北上刚刚收复河南,贼军却后发置我大军全线于溃境。
我本奉命驻守这座洛阳城,然连年征战,军无大将。上兵北上,奉命,出征。
我说,等我,等我回来。你说,我等,多少年都等。于是我带上战刀,跨上战马,飞骑出城。
大军一日千里,夜宿黄河边。北边的贼军已经强渡黄河,敌强我弱,然而圣旨已下,全军强攻。
敌强我弱,节节败退,我当初驻守的洛阳城被贼军所占,我也在战斗中负伤,流落他乡,待养好伤,却已经无家可回。又想起我走的那一天,你站在城门口等我,直到战马的烟尘将我的身影淹没……
一年,两年,三年,我在外征战,你在城门口等我……
五年,十年,二十年,我在外漂泊,你在城门口等我……
这一年,战乱渐平息。我辗转回到旧城,这山,这河,还是那样,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不安宁,近乡情更怯?
我回到了城门口,城,已经比原来破败的多,踩在旧城的土地上,不禁想起了当年。
天上的雨纷纷落下。门口的树已经枯萎,只剩老树根。那块石板,已经变得光滑。
呵,多少年啊,多少年你就坐在这石板上等我吧。可是你在哪儿呢?
残破的孤城里只有几位老僧。他们说有个女子每天坐在石板上等她心爱的人归来……一直到死……都.是.一.个.人……
雨点敲打着石板,老僧又回到了禅房,木鱼声和雨声中,无尽的等待却等来绚烂后的苦痛。
叹人生,不过烟花易冷。
满天涯,只有你还在等。

  • 千里之外

等你归来,还是等一个故事。
屋檐隔开,风铃响起。纵有柔情千里,也飞不过沧海。你走了。我等着。说好的三年。
浓雾弥漫,城外风声,远在千里之外的你听不到,那是我的叹息。望断天涯,弥漫的还是茫茫一片。
未来不是拆不清,也不是猜不到,只是不忍心去想。回到窗前,才想起其实结局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千里之外,天涯之外,独身屋檐之下的我在沉默,想你过得可好。穿过沧海,却是那当年离别一刻。
当年到底不该想,或者是不能想,难道根本不会想?琴声传来,曾经沧海的无法取代只能让我苦等。
茫茫的山,茫茫的天,远眺山外,远眺天外。就这么一天天,岁月流淌,时光飞逝。我,等你来。
不禁想起往事,无瑕的人,无瑕的爱,无瑕的情怀。芙蓉还在,船影还在,你却不回来。
当年说过的未来说过的花开,就这么慢慢被岁月覆盖。一切都化为了空白。
沉默的年代里,不管是枯寂还是荒凉,只要有爱,就不会掩埋。
千里有多远,天涯有多远,我不知道。但也许太远了。
可是这么远,我们或许不应该继续相爱。不知道你可听得到我的歌声我的泪水。
千里之外,等你归来。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