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天涯二十年

我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走过。我随性不了。我洒脱。我不开玩笑。不夸张。
这个世界已经不能容忍第欧根尼式的洒脱,赛万提斯的笔下,只有堂吉诃德。
肩膀疼。医生说右肩放射性疼痛可能是胆结石或者胆囊炎。哦,去你爸爸的。我知道了。还有,这两天严重发烧。
痛并快乐着。忧郁的时候抬头看看天,天空灰暗的时候低头看看地,如果大地也不那么朝气,就躺下闭上眼睛,沉醉在自己的美妙时光里,永远不想起来。
也许就是这么连阿Q都算不上的精神支持着我活到了今天吧。哦,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不知道咋回事就想上学,于是上了小学,然后跌跌撞撞地上了初中,颠颠簸簸地考上高中,然后去了一个学校,转了个遍,那时我想我要考上这所大学。当然,事情要是总是像我所想的那样发展,也太没意思了。所以高考的时候,我便不知道咋回事,很神奇地把本来会做的物理的三道大题留空。于是,结果你们知道了,我考上了另一所学校。
哦,大学,呵呵。这里挺不错的。我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学校的条件对我来说算是很好了。我有很多想法,却没有下决心的胆量。于是很简单的,四年一事无成。哦,唯二的成就是结识了一帮朋友,还有有了一个兴趣。
不知道你们觉得我是怎么样一个人?有人说我风趣幽默,有人说我思维和常人不同。第一种是我的表象,第二种是我的内心。你们都没错。因为这么多年来,我的生活环境没有怎么变化。我受不了喧嚣和吵闹。那种要死的感觉。我不开玩笑。不夸张。第一行就说了。忘了的话朝上看一下。
不要说我可爱,我不认同这个。也不要跟我提非主流,这三个字很不适合我。这些年过来,我已经注定了理性的有点冷漠的内心,我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但我一直在计划,在思考,在想。也由于我有着这么的过去,我看不惯人伤心。在各个群里面,我总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单Q,然后,这个人必定是纠结地要死要活。没办法,我看不惯人伤心,我给你们一个个地排解。唉,心理医生难当啊。不管你们多么纠结,不过最终,这些人还基本是成功走出了伤心。好吧。治愈师的生意就是这么好。一身浪荡,独行天涯,青春苦短须行乐。全心入药,真情作引,治愈天下伤心人。我的心已经全部入药,没有留给自己的了。我就这么从青春年少,到遍体鳞伤。你们伤心了可以跟我诉说,我伤心了找谁去啊。
来,魔友们,说道说道魔方。
在上学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魔方带给我的快乐。魔方带给了我魔友们。来自天南地北的魔友们,来自中国34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魔友们,来自海外的魔友们。你们让我感到了世界上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一次一次的比赛下来,我已经不去追求比赛成绩有多快,只为了有和大伙儿能在一起比赛的感觉。工作之后经常趁时间东奔西走跑比赛,8月的西宁,10月的西安,前几天的北京,应该以后还会去各地比赛,感受神州各地魔友的风采。哦,只是比赛,轻轻松松的比赛,不是狂欢式的聚会。我被这种彻夜的聚会搞了好几次,身体和精神都不行了。比赛是一种快乐,不是狂欢,不是倾诉,就是一种快乐。哦,对了,答应七少去明年的太原赛,不敢说一定,但会尽量去,在太原认识的未曾谋面的魔友们有很多呢。以后,还会去上海,去苏州,去广州,去济南……哦,只是去比赛。去寻找欢乐。天涯,你怎么不叫寻欢呢,哈哈。
我是射手座,我想要随性,我希望洒脱。
朋友们,目前我身处困境,别问怎么回事,伤不起。等我走出来,会告诉你们的。
人生的前二十年已经这么过去,那就让后面的几个二十年过得精彩一点。
最重要的。感谢妈妈,在二十年前给予我生命。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