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三部曲·残阳东升

残阳东升。
这是第三部。前两部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敲下这四个字的瞬间,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因为,它本不该是这个名字的。
从西安,到延安,到太原,再到西安,我的Gap Week。不论自己多日不愈的高烧和咽痛,背起行囊就走。
不矫情,不做作。说走就走。没有自行车,有硬座车票。没有单反,有借来的卡片。没有心情,有气若游丝的生命。
在延安清凉山上,在延安宝塔山上,一步一喘气,就像在青藏的那样。一步一步登上一座山最高的地方,看到整个城市就在脚下,看到山那边的另一座山。谁知道哪座山高呢。只有自己走上去才看得出来。
在 延安宝塔下,在太原五一广场的麦当劳,好多次感到呼吸困难,感到生命在一点点流失,气喘不上来。感冒发烧咽喉痛你们都说为啥不去看医生呢,我想说不是我没 去,我想说医生看了没用,我想说我的免疫系统貌似出了问题,用什么药都没用。便给自己一次生命之旅。其实,有很多次可以说“生命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的机 会,但有的话只有一次说的机会。有的气,就是堵在嗓子眼,把人往死里堵。

生命如歌,但经常跑调,有时候还跑到不知道到哪了。不过,只要中气十足,沙哑的歌声也是在为自己喝彩。
残阳东升。西出安定,水北山南。

打赏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