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风甩在身后

漂泊的时间久了,突然安定下来,顿觉有点倦意。

再也不觉得什么是太远的距离,只要想回的家,没有回得去的家,只要想走的路,也没有走不起的路。也许一个人的气场是有限的,而这有限的气场又随着旅行慢慢地流失在各地,让我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感觉。

昨天阳光很好,坐在大巴车上,我把随身听带在身上,让岁月流淌,让音乐奔腾。一个满面阳光的我正在寻觅一个新的生活。告诉自己,生活是美好的。据说迎春花开了,据说樱花也要开了。又想起去年四月十七日,在交大和兴庆宫,遍览花海。尽管在前一天狂风四起,西电的电线都被吹断,我有几次都在想第二天还去不去,有没有花可看。但我去了,我看到了虽然被吹落满地,但那樱花,却仍然傲立在枝头,蓝色的天,似乎是唯一的背景。

那时候的我看似什么都没有,但有着只有在聚会中才能得到的快乐,即使没有回学校的路费,即使在快餐店过夜,几个电话便叫来几个魔友在快餐店喀喀喀一晚上的快乐。那时候的我身着一身简单的衣服,蹭蹭蹭地走过沿途的风景,把一个个好友反应过来之后的问候丢到十米之外。走得太快太孤独。

曾经,一个背包,硬座,搭车,帐篷,冷水,压缩饼干,都喜欢,有那时的欢乐。两个人的天涯,常常幻想可以没有回来的终点,有相守的洒脱。有挚友在他乡一路的默契与沿途的记忆。小无聊吗?小闲适吗?说不清,总之惬意。

如今是在漂泊吗?如今算是吧。但也相对有了点安定的感觉。累?半年来硬座了一万多公里,也该累了吧。四月十五日再去交大看樱花。

春天来了,一年的路,十年的路,人生大道自己走。

敞开风衣,让所有的风都在身后拼命地追。

打赏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