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时针,逆时针。

昨晚在一个学校的操场上行走。和一个还在学校的人。

这学校不是我学校,我已经毕业,这也不是我家,我家在另一座城市,我只是最近宿在这个学校附近,自己当自己的沙发客。

和学校里的朋友一起,买了几罐啤酒,便顺着操场一圈一圈走着聊着。似乎又回到了学校的那个放荡不拘的感觉。
慢慢地学校晚上下课了,自习楼熄灯了,来操场上跑步运动的人多了起来。有的人听着歌,有的人还背着书包,有的人手里拿着不知什么东西,沿着操场上的跑道,逆时针地跑着一圈又一圈。好多人在我们身边“飞驰而过”。
正待天晚,看着一圈圈呼啸而过的活泼。便突然看到一个女孩子,穿着淡雅。沿着跑道顺时针款款走来。
她在听音乐?抑或是想心事?只见跑步的人群从身边过去,她一个人逆着人群的方向,就像身边这一切,都不存在的样子。

求援只有确认,再一度确认我是不是她的同类。

人们的发问又一次环绕耳边。一切问题都是那么的合乎常情。这种追问正如孤独的行旅者所特有的逻辑结构,这种追问又像人群那样充斥,密集。面对家人和朋友的追问,我只有嗫嚅不声,想探寻他们的逻辑。

人们见我不言语,便开始闲谈,并认为自己的看法是对的,有朋友要把我从我的生活中“解救”出来。每个人,每双眼睛,每个窗口,都在向我发问。我便从心中 十遍百遍地回答。呼啸的风声不会向我发问,我便以呼啸的风声作为对大家的回应。有时候真希望没有人问我,也不愿那些随意的猜测的声音,沉默,换来的也许是 一句:“哦,就是这样。”

这种旅行者的逻辑,未曾陷入不打紧,一旦陷入便无从解释,也无力回答,就像自己到了另一个时空中,大家都在逆时针行走,顺时针行走,便成了清静的生活习惯。
我自然不会去打扰她。擦肩而过。

打赏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