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好,晴天。

雨天,似乎便意味着苏堤河畔,粉墙黛瓦,绿柳红桃。

雨天,似乎也诉说着江南小巷,意味着油纸伞,青石板,和丁香一般的姑娘。

要说古城,本不是多愁善感的城市,无奈今年亚洲季风过于强势,古城偶尔也有了烟雨江南的感觉。

淫雨霏霏,雾气昭昭。暴雨过后的路上没有行人,空气中满满的是湿润的感觉,眼前一条小路看不到尽头。走在雨中,淅沥沥的小雨滴在身上,一身的疲乏和心中的烦恼顿时烟消云散。

回到家,却莫名其妙地头疼起来。朋友说,听钢琴曲吧。

我说,那好,我去听班得瑞。

朋友却说,班得瑞的有点犹豫,建议我听理查德。

我还是先敲开了一首班得瑞的清晨。那是我第一次因为听到一首曲去查找它的名字,去一遍又一遍地听它。那是好久以前,那是我的上一个晴天。

在火车的硬座上醒来,着了凉,浑身没精神,便突然听到了这首曲子。

那年的列车经过兰州车站,班得瑞的清晨和清晨的阳光同时把我唤醒。好惬意。

但后来随着某件事情的发生,那首歌便随着很多歌进了我的屏蔽列表,再也没有听过。

现在。心情的晴雨表再次和天气同步,好惬意。

就当是一个晴天吧。在傍晚听完清晨,然后

我正在听理查德的—–

献给爱丽丝。

打赏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