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便写写

生活

天涯春风

和同事开玩笑说,今年的西安终于有春天了。 过年以来,西安多次达到三十度以上的高温,又多次以满三十减十五的方式降下来,让人在冰火之间打着哆嗦。 前几日热起来,昨日又冷了。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雨,淅沥沥地雨声伴随着这座城市入眠。…

生活

海平面下的阳光

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空壳。 整日整夜地在睡着。在失眠。在梦魇。 游走在天堂与地狱之间,飙升的跌落的心跳。挣扎着上楼下楼。 打开阳台换空气。低下头看楼下的老人坐在椅子上,孩子在嬉戏。 抬起头看到太阳。熟悉的轮廓镶嵌在蓝宝石一般…

生活

问好,晴天。

雨天,似乎便意味着苏堤河畔,粉墙黛瓦,绿柳红桃。 雨天,似乎也诉说着江南小巷,意味着油纸伞,青石板,和丁香一般的姑娘。 要说古城,本不是多愁善感的城市,无奈今年亚洲季风过于强势,古城偶尔也有了烟雨江南的感觉。 淫雨霏霏,…

生活

烈日与静水

这是一座看得见的城。到处都是些时代侵蚀的痕迹。 这座方圆三四十里的城市上空漂浮着不计其数的粉尘,它们从汽车的排气管冒出来,它们从工厂的烟囱冒出来,它们从拆迁办的挖掘机和建筑工地的搅拌机上冒出来,然后就这么浮在空中,除非有…

生活

此时此刻我正在西安开往银川的列车上。 身后的那座城市这几天就跟疯了一样。前天,丧失了理性的人群像蝗虫一样扫过全城,全市所有高校宣布封校。晚上的小雨没能浇灭爱国贼的恶行,我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车流戛然而止,前面一辆白色的车被…

生活

把风甩在身后

漂泊的时间久了,突然安定下来,顿觉有点倦意。 再也不觉得什么是太远的距离,只要想回的家,没有回得去的家,只要想走的路,也没有走不起的路。也许一个人的气场是有限的,而这有限的气场又随着旅行慢慢地流失在各地,让我已经没有了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