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活扯到旅行

“他们已经走了半个中国了。”在离开太原的时候六姐这么说。其实,走了半个中国的人应该是老胡。我没去过几个地方。不过,我们都是随性的人。随心,尽兴。

也许是小时候的生活造就。我以前的活动范围太小,压力太大。第一份工作那么闲那么没意思,在遇到心情不好事情不顺的时候,我选择到别的地方去几天,再回来。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几个月时间走了七个省份。

这次去安徽,见到老友,听老友说到听说了我最近的生活状态,还有点羡慕。我说,其实是该我羡慕你们这些有工作有学上的人。我毕业快满一年,没有固定工作,在准备二次考研的,只是由于生活看起来随意,就有人羡慕。现代人的压力真的那么大。上学的人在想着以后出去做什么,上班的人想着以后的发展前程。和师兄比,和师弟比,和上司比。学校里,看到有人比自己强就心有感慨,看到有人得之失之更是思来想去。工作中,尝尝感慨自己失去了升迁或是加薪的机会。经过几年的工作,你也许说我怎么都赶不上他们,他们在我来之前就怎么怎么了。那我想说,一开始的时间,你也许在感觉这个时间差造成的影响,那经过了几年的工作之后,你又比其他人多抓住了多少次机会呢?新来的新人们呢?现在外面的人想得到这份工作又多么难呢?几年的工作告诉你的不该只是和别人差了一次升迁或是什么,这些年,你也知道了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不容易。你的生活进展地太顺利,以至于你不清楚真正的压力和无奈是什么。大家都不容易,最近一切都慢慢好起来了,那就好好生活。

好了,刚才说的话有点多,可能有人有意见了。下面的话更乱,做好思想准备。由于我这个无奈到极点的生活经历、年龄问题,很多朋友今年毕业。是他们的毕业季。看着朋友们一个个离开学校,其实没有什么想说的。谈起过去,谈起未来,再看看面前的这桌菜。我想起我去年,像什么都知道,又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就那么离开了学校。那是最后一次狂欢,那不是一群人的孤单。那就是狂欢。然后各走东西,开始自己的事情。

和老胡说到旅行,老胡是一个把旅行当作生活的人。而我,是从大四下半学期才从宅着的宿舍出来,把目光从丁香投向竹园和海棠,在综合楼发现四年来都没注意过的东西,参加各种聚会,认识各种人,做各种事情。然后在雨天离开这座城市,虽然知道自己肯定会回来。我想那时候,我就开启了我的间隔年吧。列车开到西安西站,突然有点伤感。天哪,这是我第一次,到西安以西的地方去。一个未知的地方。看着窗外的景物,才觉得列车原来可以开的这么慢。

我不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我不喜欢活给别人看的感觉,生活本不容易了,还装模作样给别人,多累啊。

于是那座小黑屋就成了我的世界。散乱的书,散乱的魔方,散乱的熏香,散乱的心情。这一段的生活和心境我不想多说,亲们也不要问了,人人好友里没有能理解那种工作环境再加上心境下的那种生活的人。好几次心境崩溃,却有西安的信息发来,让我不要出去玩,好好工作。哈哈。那种工作环境加上那种心境加上不让出去玩加上心境崩溃下经常连续一星期一秒都无法入眠,作为理工科极客,做出一款很唯美很人性化没有痛苦的自杀利器也真不是啥困难的事情,为了避免有人出事,资料和原件已经销毁。如果不是每个月都想办法出去旅行,我真不知道我怎么撑的下来。

于是旅行成为了一种习惯。到一个个地方去,总有人问原因。有人说,比赛?其实去很多地方是毫无原因的。真的,毫无原因的。别问了,你得到的答案是假的。一个地方不好?是没有吃货嘴里的好吃的,还是没有摄友镜头中的景色呢?不重要,我想去,或者,甚至只是临时想到的一个地名。这就是原因。我去过北京,但我没去过天安门没去过纪念馆没去过长城没去过颐和园没去过香山……我去过宁夏,但我没去过沙湖没去过星海湖没去过沙坡头没去过西夏王陵……我去过青海,但我没去过塔尔寺没去过青海湖没去过三江源没去过玉树……我去过山西,但我没去过五台山没去过平遥没去过悬空寺……我去过安徽,但我没去过黄山没去过宏村没去过安庆没去过池州……我不想去。景色没有什么意思。风起,沙落。它们就在那里。我喜欢交谈,我喜欢和各个地方的人交谈,交谈他们的生活,感受他们的城市。而祖国的大好河山,在路上已经看遍。

摄影比文字更真实,文字比摄影更有空间。文字是一个人内心的感触,不经雕饰,行云流水般表达出来。所以我不甚留影,更不甚在已经有亿万人去过的标志性建筑面前留影。我只是用笨拙的文字记下那些应该记下的事情和感悟。

期待这两三年忙过去,然后开始继续走剩下的二十五个省份。三十岁之前趁着年轻,把自己的地图拼个完整。

希望最后能够站在天涯海角,想起十年前那个在长安漂泊的浪子。我的世界,我的天涯。

打赏

点赞